匆匆(9)

作者:艾丽丝·门罗


  怪不得他有能耐逗得佩内洛普对他露出笑脸并发出咯咯的笑声了,他像一位同是当父母的人那样跟朱丽叶聊天,好像他们彼此彼此,都是同一个档次的人。她还像个白痴似的觉得很受用也很高兴??墒撬棺⒁獾搅吮鸬囊恍┦?mdash;—他朝她没带戒指的左手瞟了一眼,对他自己的婚姻作了些打趣,还有其他的一些事情。他心下里暗自地赞赏她,也许是因为他看到的是一个展现大胆性生活成果的女子??銮艺饣共皇潜鹑?,而是朱丽叶,那个书呆子,那位女学究。
  “她像你吧?”他蹲下来细看佩内洛普时问道。
  “像她爸爸的地方更多一些。”朱丽叶随便地说了一句,只觉得心中充满了骄傲,连上唇那儿都冒出汗珠子来了。
  “真是这样的吗?”查理站直了身子,一边很机密似的说,“不过,我得告诉你一件事儿。我认为这不太像话……”
  朱丽叶对山姆说:“他告诉我,他认为不太像话,是跟你有关的什么事儿。”
  “他这么说的?那你又是怎么对他说的?”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不明白他所指的是什么事。但我又不想让他知道我不明白。”
  “是啊。”
  她在桌子边上坐了下来。“我想喝一杯,但是我不喜欢威士忌。”
  “你现在也喝上了?”
  “就喝葡萄酒。我们自己酿葡萄酒。在海湾那儿每户人家都自己酿做。”
  然后他跟她说了一个笑话,要是在以前,他是绝对不会跟她说这类笑话的。它讲的是一对夫妇住进一家汽车旅馆,故事的最后一句是:“因此,就像我在主日学校里跟女孩子讲的那样——你是无需既喝酒又抽烟才能享受到美好时光的。”
  她大声笑了,可是觉得自己的脸皮发烫了,就像跟查理在一起时一样。
  “你干吗要辞职呢?”她说,“是因为我才泄气的吗?”
  “唉,得了吧。”山姆笑着说,“别把自己估计得那么高。我没有泄气。我不是被开除的。”
  “那好吧。你是自己辞职的。”
  “我自己辞掉的。”
  “那样做就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我辞职,是因为我厌烦了老把自己的脖子伸在那个套索里。我想辞职已经不止一年两年了。”
  “就跟我没有一点关系吗?”
  “好吧,”山姆说,“我跟别人争吵了一场。老是有人乱说别人的坏话。”
  “说什么?”
  “你没有必要知道。”
  过了片刻,他又接着说:“你不用担心,他们没有开除我。他们也没法开除我。是有条例规定的。就像我跟你说的那样——反正我早就不想干了。”
  “可是你不明白,”朱丽叶说,“你不明白。你不明白这样做是多么的愚蠢,住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又是多么的让人生气,这儿的人总是那样地议论人,可如果我告诉他们我知道这一点的话,他们又是绝对不肯相信。仿佛这是一个笑话似的。”
  “可是,不幸的是你母亲和我不是住在你的那个地方。我们是生活在这里。你的那个男人也会认为这是一个笑话吗?今天晚上我不想再谈这件事了,我要上床睡了。我先去看看你母亲,然后我也要睡了。”
  “旅客列车——”朱丽叶说,精力仍然很旺盛,肚子里的气也还没发泄完,“在这儿仍然是有一站的。不是这样吗?你不想让我们在这儿下车。对不对?”
  对她的这个问题,正走出房间的父亲没有回答。

(座位读书:www.bvyhg.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外国文学www.bvyhg.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