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十三章·猎人小屋(3)

作者:江南


  彗星之夜过去以后,全世界的商场都是这样,随便拿东西不用付钱。“诺诺说, ”我小时候可向往了。”

  她嘴里说着手中却不停,将沙漠之鹰完全解体,擦干之后再度拼装起来,潮湿的武器没准会卡壳,他们随时可能遭遇下一场战斗,在尼伯龙根里一切都有可能。

  “就像现在? ”路明非问。

  “嗯,感觉还有点开心。”诺诺上下扫视整间购物中心,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痕迹,“为什么尼伯龙根里会有奥???那家伙真心不是跑错了片场么?”

  “可能真是跑错了片场吧。”路明非看了一眼腕表,时间是深夜11点10分。

  “我们赶时间?”诺诺问。“不赶啊,怎么了?”

  “你一路上一直不停地看表。”

  “不赶时间也得看表啊,这可是尼伯龙根,谁想在这里久待??? ”路明非说,“听着,我的计划其实很简单,尼伯龙根对外的信号传输基本是断绝的,因为会受到元素乱流的干扰,但又不是完全断绝,我们需要足够大功率的发射机。

  这些大厦顶上都有卫星信号接收的大锅,一会儿我去接收室把电路做一些调整,从接收信号改为发射信号,以极限功率发射的信号有可能被外界收到,我们要做的就是坚守待援。”

  “你开什么玩笑? ”诺诺瞪着他,“这里不知道有多少那种黑影,你跟我说坚守待援?”

  “师姐你加我的话,在这么复杂的地形下,对付那些黑影问题不大吧?问题就是子弹不太够,不知道尼伯龙根里能不能找到补给子弹的地方。”路明非说,“要是食物和子弹都能补给,没准能打一个星期游击战,还能跟那帮黑影藏猫猫,看它们智商很低的样子。”

  “你当打《生化?;纺??”诺诺一脸活见鬼的表情,“找子弹找补血剂躲起来打僵尸?那你看没看过攻略???没有攻略你 《生化?;啡魏我淮芤幻ü?? ”

  “师姐你相信我没错的,我毕竟是本地人。”路明非说,“至少我很熟悉这里的地 形,现在我去接收室改个电路,楼上有个影院,你在那里等我。”

  “影院?”诺诺不敢相信自的的耳朵。

  “我找部片子给你看看,打发一下时间。”路明非抓起她的手就跑,“没准还有免费的可乐和爆米花可拿。”

  顶楼果然是一家影院,爆米花机里果然还有新炒出来的爆米花。

  路明非一手接了一杯可乐,—手舀了一大杯爆米花塞给诺诺,带着她冲进了最里面的那间小放映厅。

  踏入那间放映厅诺诺就愣住了: “这里我来过。”

  路明非缓缓地在背后合上门:“没错,你就是从这间放映厅里把我捡走的。师姐你仔细回忆一下,你捡我的那天晚上,我真的是苏晓樯她们说的那个路师兄么?还是一只走投无路的败狗?”

  诺诺静静地站在那里,想了很久很久:“败狗吧。你要不是败狗,我捡你干什么?”

  “是的,在我的记忆里,我也是一只败狗。我向往过我现在的身份,但那不是我。”路明非推开放映室的门,从架子上搬下一个沉重的胶片盘,把它卡入放映机。

  屏幕亮了起来,路明非选的那一部是《机器人总动员》。

  故事讲的是遥远的未来,地球因为垃圾污染已经被放弃了,人类都乘坐太空船去 了外太空,地球上只剩下一个捡垃圾的小机器人瓦力,它不知为什么远远地超过了自己的工作年限,年复一年地整理垃圾,把垃圾压成方块堆成高山。那一天太空船从天而降,是移民去外太空的人类回来探査地球的情况了,他们派来的是名叫夏娃的小机器人,先进漂亮,性格像个小女孩,发起威来却可以毁天灭地。

  土孩子瓦力爱上了夏娃,后来他们去外太空经历了一场冒险,终于把人类哥引导回了家园一一恢复了生命力的地球。

  说起来无非是小衰仔爱上白富美的老派故亊,结局也是老派的皆大欢喜。

  “你还真要我在这里看电影???”诺诺瞪眼。

  “不只是你,我也想看几眼。”路明非深呼吸,“不过我得先去接收室一趟。”

  就这样诺诺被丢在小放映厅里,像个傻子似的,电影的音乐欢闹画面也可爱,有股百老汇的感觉,她站在那里看了—会儿,心弦渐渐地放松。

  也许路明非说得对吧, 他们在尼伯龙根里紧张地寻找出路,不如放松下来待援。

  紧张的情况下人很容易疲惫,适度的放松反而能保持体力,增加生存率。

  她随便选了一张椅子坐下,把枪放在旁边的椅子上,真的看起电影来??醋趴醋?, 她就明白内核那么老派的电影当年为什么那么火了,因为小机器人们太萌了,极盛时期的皮克斯就是有这种本事,他们做出来的动画人物,都萌得让人心软。

  诺诺的嘴唇开始是平的,慢慢地变成弧线,她自己都惊讶于自己在尼伯龙根里看一场电影能够微笑出来,其间还消灭了不少爆米花和可乐。

  路明非找到的拷贝只是电影的后半截,一会儿影片就进行到瓦力和夏娃拥抱着,靠着一个灭火器作驱动器在太空里飞行。

  这时路明非回来了,在诺诺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也抱着一大杯可乐和一杯爆米花。

  “弄好了? ”诺诺吃着爆米花,目光没有离开屏幕。

  “嗯,我们正在对外发送信号,芬格尔那家伙在信息方面很擅长,他应该能收到。”路明非也目不转睹,“剩下就看我们能在这个尼伯龙根里活多久了。”

  两个人就此沉默了,银幕上瓦力和里娃飞翔在黑暗的宇宙里,灭火器喷出的白烟留下各种有趣的花纹。

  然后是瓦力遇到了麻烦,差点被压成一堆破铜烂铁,夏娃玩了命地去救他,可救回来的东西跟破铜烂铁也差不多了。

  瓦力变傻了,不再是那个可爱的小衰仔,重新变回了只能按程度整理垃圾的量产货。

  再然后是干掉了邪恶的人工智能,太空船返回了地球,夏娃开着加力飞行,带傻掉的瓦力返回它在地球上的小屋……

  “这部电影我看过的。”诺诺说,“之后瓦力就醒过来了。”

  “嗯,是这个情节。”路明非说着看了看腕表,深夜11点55分。

  “别看表了,你在赶时间,对么?”诺诺的枪口点在路明非的太阳穴上,“所以你只给我看了这部电影的后半截,因为前半截我们没时间看了。”

  “对。”路明非居然没否认。

  “我们也不是要在这里打一周的游击战待援,你刚才出去也不是去接收室修改电路……尽管这听起来匪夷所思,但我猜你来过这里,你经历过我们现在正经历的所有事,而且应该经历过很多遍。”

  “师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从货架上拿衣服的时候,准确地拿了我的号,但你不知道我的衣服号码,我不会跟你讲这些;你知道那盘是《机器人总动员》的后半截拷贝,你根本没有选,直接就拿了下来,这部电影就是你高中毕业那天看的电影:还有那支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火箭筒,轮胎上的伤痕,对于车我懂得比你多,还没有爆掉的轮胎,怎么可能只凭驾驶感受就知道哪个胎出了问题。”

  诺诺轻声说,“从遭遇奥丁到来到这里,除了去那间工厂的十五分钟,你可以说一秒钟都没有浪费,你卡着表,按照既定的时间表走, 抵达这里,然后开始随便浪费时间。”

  “不是随便浪费时间,是看电影。”路明非说。

  “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诺诺慢慢地转过头来,“你不可能瞒过我的,我的能力是侧写,你瞒不过一个侧写者。”

  “我其实也没准备瞒你,前几次带你来看电影的时候你也猜出来了。”

  路明非缓缓地说,“很难解释,你就当我们正在经历的是一场梦吧,我们俩共同的梦境,这个梦境我确实来过很多次。”

  “说下去。”

  “但这个梦境会在12点结束,所以我们只能看半部电影加上寻找线索的时间,我一秒钟都不能浪费。”路明非说,“我试了好多遍这次总算是全都赶上了 。”

  “12点到来的时候会怎么样?”

  “我们中会有人死。”

  “是我对不对?”

  “这又是怎么猜出来的?”

  “是你的话你会恐惧,是我的话你会悲伤,你的眼神很明显。”路明非点了点头。

  “注定的死亡么?这个梦真有意思。”诺诺轻声说。

  “师姐,我知道我心里的事情是瞒不过你的,我喜欢你,从你在这间放映厅捡到我的那天开始。”路明非忽然说。

  “你敢这么跟我说话是因为梦境里说的话我在现实里不会记得么?”

  “你不会记得,但我会,我知道我说过了。”路明非看了一眼腕表,11点57分,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爱情,我没有过爱情,对这两个字很陌生,有人说不够了解就不能算是爱情,只是暗恋和憧憬。即使是爱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并不缺这东西。”

  诺诺沉默了片刻,“嗯”了一声。

  “我们逃不出这里的,这里是尼伯龙根,是迷宮,每个迷宫都有不同的规则。这个迷宫的规则可能是必须有一个人死去另一个人才能活着离开,当年死的那个人是师兄的老爹。”

  “我们要拔枪对射,杀死对方然后自己逃出去么?还是你接下来要说你会牺牲自 己送我出去?”诺诺移开了枪口,耸耸肩,“或者说这根本就只是个梦而己,你在害怕什么?”

  “这个梦会变成现实。我一再地进入这个梦里,就是想要找到救你的方法,但我没找到。”

  “既然找不到救我的方法为什么不找救你自己的方法?”

  “当年师兄路我说,他很后悔那天夜里没有把车开回去,他宁愿死在15岁的那个夜晚,也不要独自把他老爹丢在那里。人最痛苦的情绪是悔恨,你后悔你做错了事, 你恨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你连报复都做不到。”

  “你到底想说什么?”

  “如果这个迷宮里真的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我希望是你。说实话我也很想有一天我能把师姐你忘掉,喜欢上某个也喜欢我的女孩,那我的人生就完美了,我要是死在这里就没有后续了……可我还是希望你会活下来,因为我害怕,我害怕如果你死了而我活下来了,我会悔恨。”路明非看着嚓嚓走动的秒针,“悔恨那种情绪真可怕,让你恨不得回到那一夜死在那里,可你连这一点都做不到。”

  “别说那么恶心的话。”诺诺抓了一把爆米花塞进嘴里,“如果这真是我的结局我 就接受。”

  还剩10秒,放映厅微微震动起来,屏幕上瓦力拉住了夏娃的手。路明非知道这是那支枪射出了,此刻它正在空旷的CBD区里飞行,划出巨大的弧线。

  他什么都没有说,诺诺也没再说话,屏幕上瓦力说夏娃,夏娃说瓦力,小衰仔终于恢复了记忆,泡到了白富美,皆大欢喜,音乐温暖人心。

  屏幕从正中央被突破,弯曲的枪带着紫黑色的死亡气息直刺观众席,诺诺没动, 路明非也没动。

  在那支枪贯穿他们的前一刻,路明非咬碎了一粒爆米花:“不,师姐,这不会是你的结局……这是我的。”

  
(座位读书:www.bvyhg.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外国文学www.bvyhg.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