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十二章·苏小樯的夏季攻略(6)

作者:江南


  而元素乱流的出现,往往意味着某个无比强大的生命的出现,它的力量甚至能够影响到某个区域的元素平衡。

  “很小的区域,超级云团,好像整个印度半岛在雨季的降雨都落在那座城市里 了?”

  柏西说,“是的,那是元素乱流,什么东西在那里出现了。”

  “龙王么? ”恺撒又问。“还不能确定,但很诡异的是,出现元素乱流的地方是路明非的家乡。”

  恺撒微微一怔:“所有的事情终于接上头了??!”

  巨大的?;仍诿冀?,但又有一种轻松感。这些天最困扰恺撒的还不是诺诺,而是这件事太神秘难解了,现在谜团似乎就要解开了 路明非、死神般的影子,还有那不曾存在过的楚子航。

  “我亲自去一趟,给我订机票,最早的航班。”恺撒说。

  “这恐怕不行,因为惊人的降雨量,那座城市的水路和空路都己经封闭了,目前能够出入的只剩下一条高速公路。”帕西说,“这种现象在历史上也曾出现过,我们称为‘祭坛封锁’。”

  “祭坛封锁?”

  “当某位龙王复苏的时候,它是不愿意外来者干扰这个过程的,它不是无意中释放了元素乱流,而是故意地影响元素平衡,利用极端气候现象或者地壳变动,把它复苏的区域和外界隔开。这就是所谓的‘祭坛封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座城市己经变成了某位龙王的祭坛。”

  “那更应该去一趟了,没有航班就准备私人飞机,搜索最近的可降落的机??!我需要台能越野的车在那个机场等我!”

  “很危险,冰下的怪物们还在复苏过程中,真要去的话,我陪你去吧。”帕西说。

  “你留下,这边也需要人。你懂加图索家怎么运转,你也是我唯一相信的人。” 惜撒拍拍他的肩膀,“不过帮手我确实需要一个,立刻向学院提出申请,派另一架飞机送那个人去中国,跟我在同一个机场降落。”

  “你是说……”帕西微微一怔。

  “这种时候,也该出动那家伙了吧?前任狮心会会长和前任学生会主席,听起来很有意思的组合,不是么?”

  “但他跟你的关系可一直都不好。”

  “大家有些竞争而己,这件事他会有兴趣的,那是个侠客般的男人。”恺撒拉开抽屉,枪盒中躺着那对沉寂了很久的、金色的沙漠之鹰,“对那种男人来说,有什么比并肩作战更有趣的呢?”

  卡塞尔学院,英灵殿。

  狮心会会长巴布鲁狂奔在空荡荡的走廊里,他的手中紧攥着一份文件,一份他不敢相信的文件,尤其是结尾处那个张扬的签名。

  走廊尽头是一扇绿色的门,包着金色的边框,它是那么地优雅和古意,跟这里的门都不一样,好像打开那扇门就会踏入千年之前。

  巴布鲁推开那扇门,大喊一声“会长”!

  房间里的陈设也跟其他房间不同,以金绿两色为主,波斯风格的手工地毯,极有品位的马赛克镶嵌,阳光在镜子和各种宝石之间折射,绚丽到缭乱,简直像是一位波斯或者阿拉伯王子的住处。

  空气中弥漫着柑橘和薄荷的香气,那香味是从一个水烟壶中溢出来的,赤裸上身的年轻人跪坐在一个白色绣金的软枕上,肌肉分明得像只猛虎,那张英俊逼人的脸也像是猛虎。

  可那张猛虎般的脸上却流露出谦和平静的意味,他闭着眼睛,双手合十,像是老僧入定。

  巴布鲁喊出那声会长的时候,年轻人留着漂亮髭须的唇边掠过一丝微笑:“平静,平静,平静下来巴布鲁,记得我教你的事情,焦急是败象,真正的虎,在扑击前的一刻都是平静的。”

  “是,会长”巴布鲁在地毯上跪下,深呼吸空气中的香气,感觉渐渐地找回了自己。

  时至今日他已经是狮心会会长了,但在这个年轻人面前他仍只是学生和追随者,他仍然叫他会长,他甚至很愿意叫他老师。

  他愿意一生都追随在这个年轻人的左右,跟他学习,也为他冲锋陷阵,那种神秘的、古代君王般的气质令巴布鲁口服心服。

  “我听见你的心跳渐渐平稳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了,什么让你这么意外呢?我的兄弟巴布鲁。”年轻人仍旧闭着眼睛。

  “刚刚接到执行部的任务分配,接受这项任务的话,您要立刻飞往中国,那里可能有龙王复苏。”

  “这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呢?龙王,我不是没有面对过。”

  “但提出这项申请的人……是恺撒·加图索,他和您的关系一直不太融洽,却忽然提出由您和他组队,巴布鲁说,”感觉像是希望您充当他的助手,但您没有必要充当他的助手,是不是应该拒绝呢?”

  “恺撒·加图索的建议么? ”年轻人缓缓地睁开眼睛,眼缝中淬出绿宝石般的璀璨光华,“有意思!很有意思!”他的瞳孔是绿色的,但跟一般的绿瞳不同,晶莹剔透,带着神秘的异域风情,像 波斯猫,但更像林中独行的猛虎。

  “会长您的意思是?”

  “有什么善意能比遨请你并肩屠龙的善意更大呢?恺撒·加图索提出的邀约,阿·卜杜拉阿巴斯当然要接受了! ”

  年轻人缓缓地起身,狮虎般的后背隆起,浑身骨骼爆出一串淸脆的响声。

  夜深人静,雨还哗哗地下着。

  路明非扶着苏晓樯进小区,这一路上苏晓樯就吐了三次,还不包括坐那辆宾利回来的路上,苏晓樯把脑袋探在车窗外吐了一路。

  四个人喝掉了两瓶红酒、两瓶香槟、两瓶龙舌兰和两瓶伏特加,不吐才怪,喝到最后连路明非都惊讶,在他的记忆里除了苏晓樯,另外两个女孩都是号称喝杯啤酒就会晕倒的,可今天柳淼淼仰头灌下一杯伏特加之后上去把键盘手推开,当当当地弹了 一曲。

  满场都为这些穿着校服出来喝酒的男孩女孩鼓掌,要不是路明非拦着,苏晓樯就会宣布今晚大家都别买单,她一个人全买了 。

  好在还有苏晓樯的司机在,将大家挨个送问家,陈雯雯最优先,因为赵孟华找不到她己经急得跑去陈雯雯家里了 ,下车的时候柳淼淼说路师兄你别怕啊,我帮你解决,赵孟华黑着脸过来接陈雯雯的时候,柳淼淼挡在他面前说,小气!黑着脸干什么?是我把你女朋友喝挂了,怎么样吧?

  赵孟华立马就怂了,二话不说扛着陈雯雯就走了, 路明非连车都没下。

  路明非这才想起柳淼淼也曾是赵孟华的前女友,这个世界太混乱了,好多事情他 都记糊涂了。

  去柳淼淼家的路上,一直最镇定的柳淼淼忽然哭了起来,像个摔倒在地的小女孩。

  路明非知道她为什么哭,就搂搂她的肩膀,柳淼淼在他袖子上擦了不少眼泪。

  最后送苏晓樯,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车是苏晓樯的。其实原本车可以直接开到苏晓樯家门口,但路明非说大晚上的别墅小区里黑灯瞎火,开进去太麻烦了,我送她几步,你在这里等吧,司机当然心领会神,他递给路明非一把大伞,说这小区的绿化好,雨中散散步也蛮好的。苏晓樯吐得没什么可吐了,软软地靠着路明非往前走,她混合着胃酸的酸味、烈 酒的酒味和香水味——喝酒的时候女孩们喷掉了大半支Dior的香水,四处喷着玩—— 闻起来像一只酸酸的苹果。

  “今晚喝得真好 没把你吓怕吧?下次 还要出来喝酒??!”苏晓樯拍着他的胸口就往下滑,路明非赶紧把这女酒鬼拎起来,免得她穿着那套Dior套裙就躺在积水里了。

  他扶着苏晓樯来到葡萄架边坐下,说是葡萄架,其实是一间凉亭的护栏,护栏上 缠满了葡萄藤。

  周围一片也就这里可以坐坐了,前方不远处还亮着灯的那栋别墅就是苏晓樯他们家。

  苏晓樯的酒意略略散去,愣了一会儿,又摆出那种“有种你来追我啊你来追我 我就接着”的妩媚微笑:“路师兄你不让我回家,是有话要跟我讲么?我在听我在听!”

  “没有。”路明非双手扶膝,望着凉亭外的大雨,“其实你也不想我跟你说什么对吧? ”

  “什么意思? ”苏晓樯愣住了。

  “我叔叔那天问我愿不愿意回国发展,。说你回国多好啊,你看有那么多女同学喜欢你,你想娶谁就娶谁。他还特意说到你,说苏晓樯最好了,长得漂亮还有本事,年纪轻轻就能管自家的企业。”路明非轻声说,“可我知道你并不喜欢我,你只当我是很好的同学。”

  “路师兄你怎么知道……啊不,我是说路师兄你怎么忽然说起这个。”苏晓樯倒是窘了有点语无伦次,路明非从没见她这么窘过。

  “因为我也喜欢一个人,喜欢一个人不是那样的。路明非轻声说同理陈雯雯和柳淼淼也不喜欢我,我只是她们憧憬过的某个人而己。

  “路师兄你忽然那么严肃……”苏晓樯轻声说。

  “我以前严肃么? ”路明非问。

  “超严肃的,”苏晓樯点点头,“比现在还严肃。”

  路明非笑笑:“柳淼淼跟赵孟华也在一起过,对吧?”

  “嗯。”苏晓樯点点头,“你不知道吧?髙中时候赵孟华是追陈雯雯的嘛,陈雯雯那时候有点暗恋你来着,一直不答应,后来你出国了,赵孟华才追到手??墒钦悦匣歉鋈四阋仓赖?,就喜欢跟女孩玩,陈雯雯比较闷,还信教,不能总陪着他,玩着玩着赵孟华就喜欢上柳淼淼了,他们一个学校的嘛。柳淼淼其实很笨的嘛,就会弹钢琴,什么都不懂,赵孟华一追就追到咯,这边追到,那边才跟陈雯雯谈分手当时这 个事情在同学圈里闹得好大的??墒呛罄闯隽烁鍪虑?,赵孟华不知怎么在地铁隧道里迷路了,打了无数电话就只有陈雯雯的电话能打通,这样才把他搜救出来。赵孟华这下子才洗心革面,又回去跟陈雯雯好了,也信教了,柳淼淼就被他踹了。”

  路明非点点头,心说看起来故事剧情变化不大,其他都没变,只有跟楚子航相关的事情出现了严重的扭曲。

  “可这种事情哪会那么轻易地过去呢,大家都受伤害了嘛。陈雯雯也没法一下子就忘了赵孟华以前怎么对自己,柳淼淼更冤枉,人家搞得好像破镜重圆似的,把她丢一边了,可赵孟华追她的时候,可是信誓旦旦地说跟陈雯雯已经分手了,”苏晓樯又 说,“赵孟华也没辙,他都洗心革面了,还能怎么样呢?他要跟陈雯雯在一起,柳淼淼就伤心;要跟柳淼森在一起,陈雯雯就伤心。最后他选了那个救他命的。”

  “每个人都有心事啊。”路明非说。

  “我说了你别失望哦,”苏晓樯小狐狸似的笑笑,“我觉得陈雯雯和柳淼淼也不是真喜欢你啦,她们跟你喝那么多酒,是对现在的生活不太满意,就觉得高中时候的师兄格外地好。”

  “我真有那么好么? ”路明非问,“我说高中的时候。”

  苏晓樯想了想:“嗯,很好,特别好!”

  如此简单直接的评价倒是让路明非有点不好意思,他挠了烧头“我……不渣么?”

  “你怎么会渣? ”苏晓樯很不解的样子。

  “我后来出了点状况,有些事记不清楚了,片段性失忆。”路明非说,“我今天听陈雯雯笑说我跟她一起讨论杜拉斯,又跟柳淼淼一起合奏,好像跟女孩们关系都很好 的样子……真的不渣么?”

  “那算屁??!你跟陈雯雯讨论杜拉斯那事儿我知道,当时她得了红斑狼疮住院嘛,学校号召大家轮流去医院探望,去着去着大家都懒了,只有你还每周去一次,你和她又没有别的说,就讨论杜拉斯咯。后来陈雯雯康复了,还是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 大家才又都跟她好,可她最丑的时候,只有你跟她讨论杜拉斯,她当然暗恋你了。不过你怎么会对脸上长疮的陈雯雯动念头呢?你可怜她嘛。至于跟柳淼淼合奏,那是学校安排的好么?你以为你想躲就能躲掉??? ”苏晓樯说,“我们三个里,跟你真有关系的其实是我??!你不会这都不记得了吧?”

  “我们什么关系? ”路明非心惊肉跳,心说妈的!问错人了!原来正主儿在这里!

  苏晓樯慢慢地搂住他的肩膀,慢慢地靠近他的脸,直到呼吸相闻,她的媚眼如丝, 睫毛好像飞起的鸟翼:“我们铁哥们??!我们一起打群架??!”

  尼玛还有这一出么?尼玛老子高中的时候还是古惑仔么?路明非瞠目结舌。

  “当时外校经常有人来我们学校欺负女生嘛,要钱,说黄色笑话,拉拉扯扯,学校又管不了,”苏晓樯说,“最后是我俩带人把他们都灭了。那天在篮球场上,你守着球,每个球丢过去就砸趴下一个,牛逼爆了!”

  “你也参加了?你拿什么武器?”路明非在脑海中构建着自己的英雄壮举。

  “我帮你递球啊,我帮你擦汗啊,我要什么武器?”苏晓樯说,“后来我们就经常约会了!”

  尼玛还是要当女朋友的节奏??!不知道当时有没有表白??!路明非在心里大喊。

  “我们约会干什么了? ”他小心翼翼地问。

  “网吧打游戏啊,给班里图书角买杂志啊,组队跟外校打篮球啊,你是主力中锋我是拉拉队长,我俩当然要经常约会了! ”苏晓樯笑,“说真的我暗恋过你。”

  长久的沉默,路明非终于问出了那个他一直都有点担心的问题:“我那时候…… 不动手动脚吧?我是说不会占女孩便宜什么的……”

  他委实对自己这些方面的人品没信心,他高中时候可是买了很多擦边球的漫画书,其中比较暴露的那几页翻来覆去地看,页边都比其他页黑。妈的漫画上穿比基尼的少女都让自己如此爱不释手,这个活泼热辣吹弹可破的苏晓樯近在咫尺可怎么办?妈的妈的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苏晓樯见自己的第一面那么怨念吧?

  “什么算动手动脚?”

  “拉拉手什么的……”路明非快绷不住了 。

  “比这夸张多了!我俩抵胸对撼??! ”苏晓樯神情严肃。

  路明非傻那儿了,只觉得脑海中的画面走马灯似的闪。

  “哈哈哈哈,逗你的啦!我也下场打球啊,打球当然抵胸对撼咯,鬼知道什么时候带球过人的时候就撞上了,”苏晓樯大笑完了,拍拍他的肩膀:“别瞎想啦,你以前特别绅士,会给女孩子拉门, 微笑着听人家跟你说话,从来都不嬉皮笑脸,你知道谁喜欢你,但你岂止不会占便宜, 你甚至都不会让人难堪,你也知道谁伤心难过了,就会悄悄地帮人家。你特别好特别好,可人家来我们学校欺负人的时候你又会忽然拿起球砸过去,凶神恶煞的,连喜欢你的女孩都怕。”

  “原来我是这样的人啊。”路明非轻声说。

  “嗯。”苏晓樯认真地说,“我问过你为什么要对大家都好,你只说了一句话, 你说,我有力气的时候,我就帮人家,人家有力气的时候,我也希望他帮我。’”

  “说得真好。”路明非说。

  “可你总是我们中最有力气的那个人,所以总是你帮我们。”苏晓樯站起身来,“好啦!我要走了!再不回家我爹妈要以为我夜不归宿了!”

  “嗯,那我不送你了,就几步路。”路明非说,“谢谢你啊小天女。”

  “谢我什么? ”苏晓樯眯咪眼笑,“谢我跟你说我们三个都不是真的喜欢你么?”

  “谢谢你告诉我我即使有那样的机会也不会变成一个人渣,让我对自己有信心。” 路明非认真地说,“我有个姓楚的师兄总教我要做好人,我做了好人,我很开心。”

  “总做好人很累的哦,”

  “可是做了坏人不能原谅自己。”

  “师兄你是个笨蛋??!”路明非惊讶地抬起头来,苏晓樯正站在凉亭前的雨帘下,她脱下了那双黑面红底 的高跟鞋拎在手里,双手背在身后,踮着脚尖赤足而立,转过头来看他。

  “我说我现在不喜欢你,未必将来不会喜欢你,女孩子是要靠追的嘛,”苏晓樯狡猾地笑着,她的头发漆黑,Dior的套裙也漆黑,但她的脸蛋素白小腿素白,拎着高跟鞋的手也素白,全身上下只有黑白两色却很美,“不追就只是憧憬和暗恋啦,对我是这样,对你喜欢的那个女孩也是这样。”

  “你知道我喜欢谁? 路明非呆呆地看着这个忽然淸醒过来凌厉起来却可爱很多的小天女。

  “从你的眼睛里就看得出来啦,没劲!”苏晓樯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跑向雨里, “别回那个医院去啦,你根本没病,你就算有病也是相思??!”

  看着她奔入那座别墅,路明非无声地笑了笑,打着伞走出凉亭,穿越花园步道,消失在风雨里。

  
(座位读书:www.bvyhg.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外国文学www.bvyhg.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