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十章·楚天骄(1)

作者:江南


  乙炔灯的微光中,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不急不缓地吃着一份卤大肠,沉重的箱子就搁在他的脚边?! ?ldquo;我说师妹,也不必那么沮丧,小路疯了也好,小路疯了就说明我们都很正常,我们只要关心爱护小路就行了。”芬格尔语重心长地说,像那种上了年纪的教导主任。

  叔叔家的小卧室里,芬格尔和诺诺对坐,桌考上摆满了啤酒。两个人都把脚翘在桌面上,不小心就会踢到那些空啤酒罐。

  窗外下着雨,天空是铁灰色的,街上积水深的地方可没膝盖,积水上漂着落叶。

  厨房里传来叮叮咚咚的声音,那是婶婢在剁铰子馅儿??吞锎达嫌辛Φ亩园?,那是叔叔在追某部抗日神剧。

  眼下路明非是回不了家了,诺诺和芬格尔给出的理由是学院忽然派路明非去上海面试一个很有潜力的申请者,要过几天才能回来。

  叔叔说明非不错嘛!三年级就在学校里当面试官啦!婶婶则抱怨了几句说要走也不提早说,今天的菜都买好了,这不是又得浪费么?芬格尔乖巧地笑着说婶婶没事我正在长身体,明非那份我都帮他吃了丨婶婶就很愉悦地决定了要包荠菜饺子给芬格尔吃。

  诺诺买了两瓶啤酒回来,关起门和芬格尔对饮,倒像是当年芬格尔和路明非在宿舍里喝劣质红酒的模样,只是桌子对面换成了诺诺。

  事到如今他们不得不承认路明非是有些问题的,他疑神疑鬼,随时随地会扑倒诺诺,神情惊恐,好像被什么恶鬼追踪,再加上老专家的诊断,精神分裂无疑。

  他们被一个精神分裂患者忽悠着,满世界地找楚子航,但真正的楚子航或者说鹿芒已经死了好些年,那个超A级屠龙者楚子航只是路明非的幻想。

  也不好对学院交代,难道说我们被一个精神分裂的家伙骗了?

  “顶多我们写份检讨,你回家跟恺撒道个歉,我让执行部把我也埋烟草地里。”芬格尔又说,“他们还能杀了我们不成?校长又不是我俩捅的。” 诺诺只是喝酒,不说话,越喝脸色越白,像个独自发狠的女杀手。

  “既然确认小路发了疯,剩下的问题就是校长到底是不是他捅的,龙骨是不是他偷的。”芬格尔继续絮叨,“你说他会不会是装疯骗我们?其实心里很清醒?也许他根本就是龙王派来的奸细!”

  “奸细为什么要带着我们满世界疯跑?”诺诺抬起眼帘,冷冷地看了芬格尔—眼,“如果是他偷了龙骨,就该人间蒸发!”

  “没准小路是想人财两得呢?”

  “人财两得?”诺诺一愣。

  “师妹你居然没有觉察?”芬格尔痛心疾首地说,“小路这个人啊,内心里卑鄙淫贱得很??!私下里一直很觊覦师妹你的美貌!我劝过他好些次我说你这癞蛤蟆还想吃夭鹅肉?你也不想想师姐是谁的人?加图索家,那可是屠龙世家,高高在上的贵族,世界的拯救者??!你竟然敢觊覦加图索家的新娘子?可这小子一直都贼心不死,蠢蠢欲动!是我这个师兄没起好带头作用!”

  诺诺怔怔地看着这个神经病,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他这是想拐跑你!在逃命的旅途中让你对他产生好感!”芬格尔深沉地说,“这就是他的贪婪和可怕之处!”

  “滚!打昏拐带我的人不是你么,兄台?”

  “我那是被坏人蛊惑,现在已经改邪归正。”

  诺诺闷头喝酒,不再说话。

  抗日神剧的那铿锵有力的对白忽然换成了女播音员严肃的声音,“近日来本市连降暴雨,给市民们的出行带来了很多困扰,导致了部分市民的恐慌情绪,一些商场超市的食物和饮用水被抢购一空。市政府今天早晨发出特别公告,公告指出,从地理水文状况分析,本市不存在水灾的可能性,请各位市民保持冷静。目前经过本市的高速公路有一半已经关闭,但进出通道依旧通畅,市政府将全力保障食物和商品供给。从今日起,学校、厂矿、企事业单位开始放假,各级机关全员待命,解决暴雨可能给市民带来的生活问题。”

  “老婆!我们单位估计要放假啦!你们单位放不放???”叔叔的声音听起来喜气洋洋。

  “你放不放假有什么区别?上班你也是摸鱼!我这辈子嫁了你真是倒了霉了!一点出息没有!”婶婶气哼哼地说着,刀在砧板上砰砰作响。

  “我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诺诺打破沉默。

  “什么不对?”芬格尔又打开一罐啤酒。如今他也是有薪水的人了,可是碰到不要钱的酒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放开肚子喝。

  “看看这个家,再看看这间卧室,想想客厅里和厨房里的人,还有桌上那台旧电脑……这个房间满是孤独的味道。”诺诺直直地盯着芬格尔,“住在这间房里的男孩,不该是仕兰中学的男神,他应该和这个房间一样孤独。”

  “师弟岂不就是这样外表光鲜、内心孤独的闷骚汉子?”芬格尔耸耸肩。

  “有些事情我记不清楚了,但我记得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诺诺使劲按着自己的额头,“他坐在地下,背靠着一扇门……那是在一间女厕所里,他误入了女厕所。”

  “师妹你为什么忽然回忆第一次见小路的囧事?”

  “不,我回忆的是他当时的脸。”诺诺轻声说,“别的我都记不淸了,但我很确定那时候他在哭,不知道为什么哭,总之哭得像个傻子……我觉得我看见了一只被踢出家门的小狗。”

  “捡到一条小野狗,但家里没有狗粮,就连夜去给它买狗粮……那种感觉?”芬格尔耸耸肩,“师妹你真有爱心。”

  “你也对他不错。”

  “我跟那条小野狗认识是在芝加哥火车站,他没剩几毛钱了,还帮我买可乐。”芬格尔难得地没开玩笑,且语气沧桑,“男人就是这样,没酒喝的时候喝了人家一杯酒,将来没准要拿命来还!”

  “真中二啊。”诺诺点点头,“可是说得蛮好。”

  “炎之龙斩者的台词,他在第十六章节说的,此处应有掌声。”

  “我从没问过他那次是为什么哭,可那小野狗一样的家伙绝不是苏晓樯、陈雯雯她们以为的那个路明非师兄!这里面逻辑不通!这里面有些东西无法解释!好像一切都乱掉了!”诺诺说。

  芬格尔沉默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师妹,你就是不想承认小路疯了,对吧?即使你亲眼看见他失控的样子,你还是不愿相信他是疯掉了。你在找理由说服自己说,小路没疯,这里面有内情。”

  诺诺仰头灌下大半罐啤酒,用力把空罐子顿在桌上:“那我该承认什么?承认那家伙真的疯了?把他押送回学院受审?他们会向对待罪犯,不,对待死侍那样对待他!他会死的!”

  她的神情憔悴,声音嘶哑,眼球表面布满血丝。她整夜未睡,从医院回来一直在喝啤酒。

  “见鬼!那家伙总是能把事情搞得一团糟!”诺诺抓起一罐新的啤酒打开。

  她的手腕被芬格尔摁住了,否则整罐啤酒都会被她一口喝干。

  “听着师妹,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在这么下去你和我也会受牵连。”芬格尔的眼神认真,“秘党那帮疯子,他们认真起来是很可怕的,我们不可能一直这么逃下去。”

  “你真想……把那家伙送回去?”诺诺呆住了。

  “听着师妹,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好么?现在回去抱你未婚夫的大腿还来得及,他现在是校董了不像我们这种小喽啰,看在你的面子上他会照顾路明非的,顶多也就是把他吊起来打,不会强制洗脑逼供什么的。”芬格尔好像很有把握,“放心吧,小路是个贱命,跟我一样,死不了的!我们要是继续这样逃下去才有麻烦,试问有哪个未婚夫愿意自己的未婚妻为了帮另外的男人满世界奔跑呢?即使那个男人也勉强算他的兄弟吧!”

  “你……”诺诺说不出话来了,呆呆地望着芬格尔。

  那本该是最挺路明非的人??!电影里不都是这么演的么?在全世界都背叛你的时候,偏偏是那个平时你都看不上的废柴还跟你做好兄弟……怎么现在连废柴都要反水?

  “是时候了,我们回去吧。”芬格尔叹了口气,“我去把机票给订上,下那么大雨,好歹机场还在正常运转。”

  “你让我……把路明非带回去交给恺撒?”诺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是交给恺撒,是交给校董会啦,只是拜托你未婚夫稍微照顾他一点。”芬格尔说,“这样对每个人都好,有人会照顾小路,恺撒也会很高兴,未婚妻帮他把秘党的头号敌人捆回来了,这他妈的难道不是爱情的证明?放心,我绝对咬死了说是我绑架你的,作为报答,你只要给我求求情就好啦。你去当你的贵夫人,我回古巴跟我的古巴妞团聚,这场闹剧到此为止啦。”

  “放开你的手!你让我恶心!”诺诺怒吼。

  “有槽你就吐,恶心你就吐。”芬格尔松开手,“你当这世界真是中二小说???你牛逼你改变世界???别逗了,那只是我写给炎之龙斩者的台词而已。”芬格尔慵懒地挥挥手,“幼稚!不过谁没幼稚过呢?” 诺诺愣愣地看着芬格尔,那种感觉很奇怪,因为芬格尔说出了本该由她来说的话。

  本该是她说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们跟学院联系吧,路明非确实是精神上有问题,但我会拜托恺撤照顾他的……然后芬格尔哭着说不要啊不要啊师妹你怎么能那么绝情呢?小路回去会死的??!然后诺诺说别幼稚了!拖下去对谁都没好处!

  其实她也想过是不是要跟恺撒联系,她已经累了,那种累是从骨头深处沁出来的,他们茫然地寻找着一个不存在的人,一个原本死在15岁那年的鬼魂,世上还有什么目标比这更愚蠢的么?

  她应该早点跟恺撤说的,她的未婚夫可是加图索家的继承人,代理校董,恺撒可以解决很多很多的问题,她可以是傲娇的小公主,就算她把天捅出一个洞来也不要紧,恺撒会帮她补上……

  可她的台词被芬格尔说出来了,她忽然觉得那么恶心那么下贱,贱到不能忍!她能想到她捡来的小野狗被捆在学院的铁床上,他的眼神惊恐,全世界对他大呼小叫!

  她忽然觉得不能忍!死都不能忍!

  “你要放弃是你的事!”她霍然起身,像只炸毛的小猫那样面目狰狞,“我会接着査下去!就算他是只小狗也是我的狗!是我从女厕所捡回来的!你敢跟学院联系……我会要你好看!”

  她翻出窗户,沿着路明非出入这间卧室的“秘密小道”消失在雨幕中。她离开的时候是那么惶急,看背影恰似那晚逃离图书馆的路明非。

  “知道那是你的狗就好咯,”芬格尔慢悠悠地打开一罐啤酒,一饮而尽,“我不知道你什么脾气,总之谁要是敢动我的狗,我就会把我手边的一切冲那家伙砸出去,无论那是烟灰缸还是汽车!”

  “芬格尔,家里没有葱姜啦,出门去买点葱姜!”婶婶的穿脑魔音透墙抵达。

  “好嘞!我这就去!”芬格尔欢快地回答,好像一只打鸣儿的小公鸡。

  游戏关卡“昆古尼尔之光”,第46次Load……任务失败。

  路明非缓缓地跪下,冒着硝烟的沙漠之鹰枪口点在高架路的路面上。他的正前方,法拉利爆炸,诺诺没能来得及从爆炸范围内逃离,涌动的火焰和车身残骸正翻滚着逼近她的后背,但时间停滞了,这一幕被锁死在了诺诺死亡的前一刻。

  现实里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这三天里在强效安眠药的作用下他反复地做梦和作战,22次受重伤,其中包括12次骨折、7次贯穿伤和1次被断指,失血总量应该不少于50000cc。

  刚开始受伤他还会痛得吱哇乱叫,看见自己狂喷血也会惊慌失措,后来习惯了好像也没那么痛了,某次被利爪刺穿了肺部他还感慨地骂了一声妈的又玩砸了,然后狠狠地搂住那个偷袭的黑影,一枪崩掉了它的脑袋!

  诺诺更惨,死了又死。 开始时她每死一次路明非都揪心般的难受,后来渐渐地习惯了,也就没什么感觉了,心好像是木头做的。

  有一次诺诺不小心打穿了迈巴赫的油箱,把他们唯一的逃生工具给废了。路明非气不打一处来,冲到诺诺面前跟她嚷嚷说师姐你在那个什么淑女学院待得退步了!连个小怪你都搞不定!这一把我们原本打得不错,现在又得从头来过了!

  诺诺呆呆地看着这个忽然霸气起来的小弟,搞不懂这家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怎么回事居然敢批评自己……不过路明非很快就闭嘴了,因为背后的黑影一爪把他和诺诺一起贯穿了。

  第45次Load的结局也很糟糕,他和诺诺上了迈巴赫,但没能把车开走,黑影们把整辆车抬了起来,任凭发动机怎么吼叫,轮胎怎么疯转一点用都没有。

  其他的黑影疯狂地撕扯着铝合金车身,玻璃破碎,渣子飞溅,仿佛世界末日,他们待在最后的藏身小屋里,而这个小屋正分崩离析。

  他表情木然而诺诺表情惊恐,他们呆坐在车里等待结局,直到时间停滞,他们都没有相互说过哪怕一句话。

  “哥哥,你累了。”路鸣泽静静地站在他面前,打着一柄漆黑的伞,“休息一会儿吧。”

  “别废话!快重置!重置完我就不累了!”路明非挥舞着沙漠之鹰。

  “重置之后你的体能会恢复,但心还是会累,”路鸣泽说,“重复46次了,还是没打出完美结局,任谁的心都会累,甚至怀疑完美结局根本就不存在。”

  “是你跟我说有完美结局的!所以我才这么玩命地反复玩!”路明非大怒,强撑着站了起来,“你可别蒙我!”

  “我没说,哥哥你记错了。”路鸣泽耸耸肩,“我的原话是如果你不喜欢这个结見,要不要试着改变它呢?游戏是我的特殊能力,我所能做的就是无限次地帮你重置,但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完美结局?!短斓亟佟酚幸氐耐昝澜峋?,是因为它有个变态但是还算善良的设计师,设计命运的人可未必那么善良啊??赡闾诤跄闶懔?,所以你一厢情愿地相信会有完美结局存在。”

  路明非一把揪住小魔鬼的衣领:“别跟我废话!完美结局到底存不存在?”他原本就心累得不行,这下子更是急火攻心。

  路鸣泽叹口气:“我只知道历史上确实是有人能从‘昆古尼尔’下逃脱,至于怎么逃脱,那就得看哥哥你的本事了。”

  路明非没好气地推开他,颓然坐倒在地,然后千脆躺在了雨里,呼哧呼哧喘气。衣股脏了湿了在梦境里根本不算事儿,反正重置了全都会回复原状。

  他身上还有好些伤口呢,有一道深可见骨,他连包扎都懒得弄,重置后伤口也会消失,留下的只是疼痛的记忆。

  路鸣泽在他旁边蹲下,举着伞为他挡雨:“还来不来?看你这么辛苦我都不忍心了?让陈墨瞳死掉好了,反正她也是加图索家的人,人家的新娘子,咱哥俩玩什么命???”

  “滚!当然是继续来!我什么时候在打游戏这件事上颓过?我玩的什么游戏不是完美结局?”路明非没好气地说。

  “何苦呢?师姐对你真有这么重要么?”

  “你不是很懂我么?你居然会不知道?不知道就猜猜看啊。”路明非皱皱眉,伤口疼得简直要人命。

  “你没有听过那句话,说其实这个世界上有20000个女孩是你会一见钟情的,只是很多人的一生中连她们中的一个都遇不到。”小魔鬼似乎很有闲心,准备和他聊聊人生。

  “听说过,那本名叫《上海堡垒》的书里说的,鬼知道是不是真的。”路明非也愿意跟他扯几句,在下一场战斗开启前,在静止的时空中休息—会儿也好。

  “陈墨瞳应该算是那20000个女孩中的一个吧?可还有其他的19999个呢,她们分布在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等着你去找她们呢。比如小怪兽,她原本也是那20000个人中的一个,可你却没有真正动心。”小魔鬼哎了口气,“她为你买了10万张花票,想要留你在她的生活里,说真的连我都想为她哭一哭呢,可在你心里,她还是没法跟陈墨瞳相比,哥哥你可真是个狠心的人啊。只是因为你认识陈墨瞳认识得更早么?那你认识陈雯雯还要更早啊,你却已经放下了陈雯雯。也许有一天你连陈墨瞳也会放下,遇见剩下的19998女孩中的某一个,然后一见钟情。”

  “你懂个屁。”路明非懒得跟他说,或者说他不想提及绘梨衣这个名字,那个名字让他觉得疼痛,那份疼痛是他心里的一个硬结。

  “哥哥你最近的语言风格可真是越来越暴躁了,”路鸣泽轻声说,“你很忧虑。”

  “我能不忧虑么?我已经玩这个该死的游戏玩了足足46次,连—次都没有成功过。而且我每次进入游戏的时候师姐都会傻呵呵地说‘跟着我’,然后自己往敌群里猛冲,”路明非喃喃地说,“我从没想过有—天她在我眼里也会是个笨蛋!”

  “你的忧虑是从你跟师姐重逢的那天开始的,不是因为这个游戏。据说世界上有两种女人是让你爱的,一种是让你最快乐的,一种是让你最困扰的。”

  “哪里看的心灵鸡汤?”

  “微博。”

  “你还上微博呢?”路明非的心情很差,但还是意外地笑了出来。

  “嗯,我还是个微博红人呢,好多女孩崇拜我说愿意为我生猴子。”路鸣泽说,“我没事干的时候就写点心灵鸡汤啥的,比如‘这世上总有一些人你不得不离开,像河流总会离开山涧奔向大海’,再比如‘我觉得我已经很努力了,可世界还是那么孤单’。”

  “听起来还蛮有味道的,想不到你也有那么多人生感悟。”路明非咀嚼着那些话,“说起来你真是魔鬼么?你既没有一身硫磺味也没有长着角。”

  “其实都是我伪造出来的情绪,然后我看着那些小女孩在我的微博下哭哭笑笑地留言,就能更多地理解人类。” “你真是个多愁善感的魔鬼。”

  “不不,我一点都不多愁善感,我只是想了解你对你姐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情。”
(座位读书:www.bvyhg.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外国文学www.bvyhg.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